办理委托书公证的一些思考

  • 发表时间:2014年01月03日
  • 编辑:admin



委托是民事代理的方式之一,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委托公证也许是公证处所开展的各项公证业务中最早、最常见、最基本、最为普遍的公证业务之一,在办理、使用各种委托公证时却发现各个省、市、地区公证处所出具的委托公证书不尽相同,对所证明的对象也是众说不一。公证机构内部尚且如此,公证书的使用人,就更是无所适从了。这也对完善公证法律体系和健全公证制度产生不好的影响。在现实生活,在一些出了问题的委托书公证上,公证处、媒体、法院、当事人均出现过各持一词,争执不下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公证处会因为是否对申请公证的事项是否真实、合法性进行审查的问题上处于较为被动的局面,如何审查?审查到哪种程度?都是摆在每一个公证员面前的具体问题。

早在1981年6月司法部就下发了《关于重新制定并印发公证书试行格式的通知》对委托书的公证书格式作了规定,并且沿用至今,就是这公证格式中:“在我的面前,在前面的委托书上签名。”让很多办理此类的公证员认为公证员证明的当事人的签名行为,而对委托书内容的真实性并没有加以确认。有的公证员为了当事人明确这一点甚至在公证词中加上:本公证书只证明当事人签名,不证明委托书内容的真实性”,以防止因委托书内容的瑕疵而承担责任。这样处理不免让人产生公证员在推诿和不履行公证员职责的看法。因此我认为在办理委托书公证时不能简单的将委托书公证全部划为认证型事项的范围而忽略对委托内容的实质性审查。

我国公证业务大量的为实质性公证事项,需要对公证的事项进行实质性的审查,可以从我国公证发展的历史中看出这一点。20世纪80年代的我国公证制度建设和改革开始有意识地学习国外的经验,有关公证机构的系统化、规范化和公证人员专业化和职业化要求更使得我国现行公证体制已经在制度细节方面具有大陆法系公证制度的外部特征。这与普通法系国家的公证制度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英美法系国家的公证制度中,由于在制度和理念上奉行彻底的“私权自治”原则,政府普遍在经济上实行“自由主义”和“不干预政策”,因而在公证制度的功能设置上,实行完全不同于大陆法系国家对经济的“适度干预”政策。为此,英美法系国家公证制度的功能侧重于“形式证明”——即证明当事人在公证人面前签署文件的行为属实;由于法律明文规定了较低的公证收费,故公证人不可能以此为谋生的职业,因而也不可能成为专职公证人,通常都是兼职担任公证人。(注)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二十八条 公证机构办理公证,应当根据不同公证事项的办证规则,分别审查下列事项:(一)当事人的身份、申请办理该项公证的资格以及相的权利; (二)提供的文书内容是否完备,含义是否清晰,签名、印鉴是否齐全; (三)提供的证明材料是否真实、合法、充分;(四)申请公证的事项是否真实、合法。《公证程序规则》第二十四条 公证机构受理公证申请后,应当根据不同公证事项的办证规则,分别审查下列事项:(一)当事人的人数、身份、申请办理该项公证的资格及相应的权利;(二)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三)申请公证的文书的内容是否完备,含义是否清晰,签名、印鉴是否齐全;(四)提供的证明材料是否真实、合法、充分;(五)申请公证的事项是否真实、合法。以及2008年4月23日中国公证协会第五届常务理事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办理房屋委托公证的指导意见》,这些都对办理处分房屋类委托书公证是否进行实质性审查作了很明确的规定,《办理房屋委托公证的指导意见》第七条对应当重点审查的事项中规定应审查“委托书中有无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明显虚假的内容”,因此,我认为在办理类似委托书公证时,也不应该忽略对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审查和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现在银行、房屋登记部门实行的实名制登记,当事人无法提供婚姻状况、以及书面可认定的夫妻财产约定时,公证员不宜接受当事人个人处置全部财产的委托书公证的申请。

注:摘自:湘潭大学法学院杨翔教授《论“公证法”的影响及公证制度的若干问题(上)》